瞎编乱造,司马子长编的

日期:2020-02-03编辑作者:书评随笔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最古老的史书叫什么?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问题:《竹书纪年》早于《史记》,司马迁编的《史记》为何与《竹书纪年》大相径庭?

问题:司马迁的《史记》先秦部分是不是听街坊邻居的道听途说,瞎编乱造,可靠不?

说到这个《竹书纪年》在出来之后是多么的厉害引起了多么大的反响大家也是可想而知的,真的给力的很,可以说是改写了中国的历史了,让《史记》的位置有一点动摇,但是问题也还是不大,虽然《竹书纪年》比史记更加的早,但是由于历史原因,《竹书纪年》的真实性就要查很多了,所以这事还真的挺尴尬的,最近很多人也说了,那么比这个《竹书纪年》更早的史书还有没有呢?下面我们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分析看看吧!

回答:

回答:

很不幸的告诉大家,比这个《竹书纪年》更早的史书当然是没有的,《竹书纪年》能出现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时秦朝的焚书几乎把所有的书籍都给烧了,而《竹书纪年》却神奇的出现了,这个就显得十分的有意思了。所有比这个《竹书纪年》更加古老的史书还有没有呢?其实前面说没有,也太过于的笃定了,这王侯将相的古代大户人家的墓穴还有多少没有被发掘的,可以说不计其数,所以这个比《竹书纪年》更古老的史书也说不定在那天也被发掘出来了呢?也说不定呀,哈哈。

感谢邀请!

司马家是从上古三代起就是王室的史官,一方面,司马家掌握着大量金石文书典籍等,这是司马迁编纂《史记》的第一手史料。

再说说《竹书纪年》吧,其实《竹书纪年》是的的确确要早于《史记》成册的,只是当时秦朝被焚灭了,只有后来到了西晋才被发现,所以从时间节点上来看,这个《史记》又早于《竹书纪年》面世给大众。《史记》又是属于汉朝的官方史官写的,但是发掘于魏王墓的《竹书纪年》就属于野史了,这个是不被正史肯定的。

众所周知,《史记》是西汉学者司马迁所著,成书于汉武帝时期,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多年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史家正朔,乃“正史”之首,在历史学界地位极高。

司马迁很小时,就在父亲司马谈的指导下习字读书了,十岁时已能阅读诵习古文《尚书》、《左传》、《国语》、《系本》等。

那么有为何会出现《竹书纪年》不被正史肯定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大家看《竹书纪年》的内容就知道了,完全就是颠覆了历史,尧舜禹汤的禅让与德政都被彻底抹煞,儒家是不会允许这样的史书来冲击《史记》建立起来的历史观的,所以又再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直到宋代再次被整理成册。

图片 1

所以,就先秦部分而言,上古三代部分,也就是五帝本纪,尧舜故事,夏本纪大禹故事,都来自于《尚书》。

司马迁写的《史记》和《竹书纪年》为何不一样,其实很简单,一个就是秦朝的焚书坑儒太彻底,而司马迁写的就借鉴了民间野史和传说,也不见得是真的,很大程度起了粉饰作用,所以也说不定到底是《竹书纪年》真还是《史记》真。

而《竹书纪年》的成书年限上要早于司马迁的《史记》,这部书由是由春秋时期晋国的史官和战国时期魏国的史官合作而成,记录了从夏朝到魏襄王这段历史时期的重要历史事件,所以从时间上看,其要比《史记》大概早200年。按理来说,《竹书纪年》应该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历史地位才是。

稍稍年长之后,司马迁便离开了龙门(陕西韩城)故乡,来到了京城父亲的身边。此时司马迁已学有小成,司马谈便让司马迁遍访河山去搜集遗闻古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2

于是司马迁在二十岁时开始游历天下,他从京师长安出发东南行,出武关至宛。南下襄樊到江陵。渡江,溯沅水至湘西,然后折向东南到九疑。窥九疑后北上长沙,到旧罗屈原沉渊处凭吊,越洞庭,出长江,顺流东下。登庐山,观禹疏九江,展转到钱塘。

但是,但是在传统史学界,《竹书纪年》被认为是一本“异书”,因为书中所记录的历史事件,其内容与《史记》大相径庭,完全颠覆了我们的历史观。

上会稽,探禹穴。还吴游观春申君宫室。上姑苏,望五湖。之后,北上渡江,过淮阴,至临淄、曲阜,考察了齐鲁地区文化,观孔子留下的遗风,受困于鄱、薛、彭城,然后沿着秦汉之际风起云涌的历史人物故乡,楚汉相争的战场,经彭城,历沛、丰、砀、睢阳,至梁(今河南开封),回到长安时任太史令的父亲司马谈身边。

比如,《史记》中所推崇的尧舜禹禅让,在《竹书纪年》中却是舜囚禁尧,最后把尧杀死,夺取帝位。与此同时,舜大肆消灭尧的死党,将其称为四凶,其中就包括禹的父亲。后来禹据夏地抗舜,最终击败舜,将其流放到苍梧,舜遂死在苍梧。还有《竹书纪年》中说,伊尹放逐太甲以后自立为王,7年后太甲潜回杀掉了篡位的伊尹,并改立伊尹的儿子伊陟和伊奋继承伊家。而据《史记》记载,商朝的伊尹是囚禁太甲3年以后见太甲改过自新了便将国家还给了他。

所以,《史记》中春秋战国的史料来源,一方面来自于春秋之世本《左传》、《国语》;以及今天通行的《战国策》,如班固所说的:“司马迁据《左氏》、《国语》,采《世本》、《战国策》,述《楚汉春秋》。”

图片 3

班固说的司马迁作《史记》时曾采《战国策》,为历代学者所公认,直到今天从没有人对这提出过疑义、异议。因为史记》中与现存《战国策》中内容相同的竟有九十三事之多。

以上种种记载,可以说是极具颠覆性了,那么为何会这样呢,原因有三点:

另外一些史料来源就是司马迁在游历天下过程的田野调查所得。

第一,《竹书纪年》成书以后,并没有作为史料一直传承下来。其是在西晋咸宁五年(279年)也就是《史记》成书近400后,被汲郡(今河南汲县)人不准盗发战国时期魏襄王(或曰魏安釐王)的墓葬发现。

今天看来,《史记》有些史料不尽然准确,这主要应该是限于史料,但也有些明显不靠谱的道听途说,或者出于一些特殊原因的胡编乱造,比如嫪毐事。

图片 4

回答:

所以,司马迁写《史记》并没有参考到《竹书纪年》的内容!

《史记》的可信度极高!非常可靠!

第二,在秦朝建立后,秦始皇为统一文化,统一思想,听取了李斯的建议,下令收缴民间图书,这些书籍或是藏在官府和学官之手,或是被焚烧销毁,加之后来秦朝灭亡,天下大乱,像有关先秦时期的珍贵史料大都遗失,所以两本书的参考史料会存在很大程度上的差距。

司马迁是史官,大家不要以为西汉时期的档案很差,实际上那时候也有各类档案室和图书馆。史官有权阅览各类资料,而我们知道,先秦时期,无论是鲁国史还是楚国史,如春秋末年的《左传》,就是国家历史工作人员依靠前辈们记载下来的档案进行编著的史书。

图片 5

怎么可能是听邻居老大爷吹一通,然后就写成《史记》?你也太瞧不起中国修史的传统了,国有国史,县有县志,家有族谱,这是其他国家很难拥有的。譬如三皇五帝,炎黄子孙,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怀疑是假的。但后来生物学家通过基因检测,认定中国真的有五个超级祖先(现在的中国汉族,超过60%都是这5个超级祖先的后代),其中三个超级祖先属于新石器时代(40%的中国人的Y染色体来自三个新石器时代的超级祖先),这正好对应了历史。

第三,各自主观性有所不同。

图片 6

比如《竹书纪年》有着很大主观编撰的嫌疑,要知道其成书的那个时代可是三家分晋,以下克上,礼乐崩坏的乱世,特别此书还是出自分晋之一的魏国。所以很有理由怀疑其目的性,按这本书的说法,上古就没有禅让,只有血腥的政变,既然如此,三家分晋就是符合历史潮流的了,魏罃自立为王也就完全正确了,魏氏家族身上的道德包袱就可以卸下来了。

可见,中国对于远古历史的记载,可能真的确有其事!

图片 7

《史记》之中记载的先秦历史,已被出土的文物印证的不在少数!

而《史记》同样有着儒家思想的灌输,其记录的先秦时代那段历史,太过于的理想化,似乎远古的先民们,比我们更加的文明。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未免有些不真实。人类的发展,绝对是从野蛮走向文明,由血腥走向儒雅,所以在先秦时代,黑暗,血腥,刀光剑影之间的残酷斗争,你死我活的以命相博,才应该是主旋律,如此看来《竹书纪年》更加贴近人性。

譬如:

图片 8

国家图书馆展出的出土的大量甲骨文,其中一个上面印刻了“祖乙(第十三代商朝国君)”二字,切实印证了《史记》对于商王世系的记载,可以说完全符合史实。之前还有人怀疑中国根本没有商朝,证实确实有后,他们又怀疑历史记载中的世系是编的。结果《史记》的记载居然完全与出土文物相符合。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所以这两本史书我们都不能武断的去评判其真假。只能将作为参考,多方论证,不可全信一家之言。

图片 9

回答:

再譬如:

史学是很严肃的,不能没有证据就发明创造,以上答主说竹书纪年是野史的,你们够了!那是魏国国史!是史官写的。可靠程度不亚于史记,先秦史很多问题反而是竹书纪年比史记更正确

1985年出土的完整的铭文。记载了单氏家族八代辅佐了西周的十二代周王。对比《史记》中的《周本纪》,可以看出两者完全相互印证,《史记》中的记载没有任何错误,可信度极高。

第一,史记对于汉代以前历史,是二手资料,并不是原始史料,是二传手,而司马迁手中资料未必是准确可靠的,史记并不百分百可靠,举例,关于中宗祖乙,竹书纪年和甲骨文等其他史料相印证,是正确的,而史记是错误,还有苏秦苏代史记更是错的离谱,先秦纪年史记错误比竹书纪年多多了,毕竟竹书纪年才是先秦当时的史官亲手记载,当然竹书纪年在更早的商和西周时期记载一样错误很多,比如伊尹,竹书纪年就是错误的,史记和甲骨文相印证,是正确的。

还譬如:

再有,著名的“共和”问题,我国国名共和国的来源,共和纪年,史记记载是周公和召公共和治国,但竹书纪年记载是共伯和干王政,共伯和篡位当王,近年史料越来越证明竹书纪年是正确的史记是错误的,

秦始皇陵兵马俑中出土的青铜戟上的铭文,印证了《史记》中对于秦国历史的详细描写。秦王二十二岁加冕亲政之后,吕不韦一名从出土兵器中消失,而《史记》详细记载了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竹书纪年记“(殷)祖乙胜即位,是为中宗”,与《史记·殷本纪》等以中宗为太戊不同,但与甲骨文“中宗祖乙”的称谓却完全相合。

再有:

《史记》所记战国年代往往混乱矛盾,如齐国的桓公陈午,《六国年表》、《田敬仲完世家》两处都说在位六年,《竹书纪年》作十八年,金文陈侯午敦记载有陈午十四年事,足证《竹书纪年》为史料可信。

司马迁绝不是听取隔壁老王的说法就写成细节,《鸿门宴》的细节与对话,是他找到樊哙的孙子樊他广,寻求家史、日记。而又亲自跑到酈商,夏侯嬰、灌嬰四人的故地采访当地的知道详情的老乡。《史记》之所以被成为中国最厉害、最受推崇的史书,完全是因为司马迁的耐心、负责!先秦部分,司马迁旁征博引,了解各国海量史料,秦到西汉之间,则不仅采纳各类档案,还要亲自去采访当事人及其子孙,各方倾听、判断。你现在跳出来说《史记》是瞎编的,一定是根本不了解它的创作过程,单凭一张嘴就想推翻它,对司马迁进行嘲讽。可惜越来越多的出土文物,一次又一次地印证了《史记》的价值!

对于春秋战国,毕竟竹书纪年的史官是当代人,比二传手司马迁记载更准确是自然的。

图片 10

第二,竹书纪年已经失传,现在流传的是竹书纪年在各种传世文献中的引用,如《古本竹书纪年辑正》,哦,竹书纪年还有今本和古本两个体系,所以,竹书纪年真正的内容我们今天已经不知道了

回答:

第三,《竹书纪年》是春秋时期晋国史官和战国时期魏国史官所作的一部编年体通史。于西晋咸宁五年被汲郡(今河南汲县)人不准盗发战国时期魏襄王(或曰魏安釐王)的墓葬发现,亦称《汲冢纪年》,对研究先秦史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而且,《竹书纪年》与长沙马王堆汉初古墓所出古书近似,而竹书纪年的诸多记载也同甲骨文、青铜铭文、秦简、《系年》相类。

故意否定中国远古历史,是为了动摇中国的文化根基,进而破坏中国的大一统,达到分裂民族,肢解中国的目的,在文化领域我们应警惕。看看西方人系统有计划的抹黑俄罗斯的历史,有意无意抹杀俄罗斯的历史人物的历史功绩,你就会明白流传有序并被大量历史文物证明的中国古代史为什么近年出现了那么多否定的论调。

《竹书纪年》共十三篇,叙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战国的历史,按年编次。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纪年,三家分晋后用魏国纪年,至魏襄王二十年为止。

回答: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回答:

正史和野史你信哪个?写正史的人和写野史的人来自哪里?一个在堂,一个在野,谁更能接近信息来源?,古代的史学资料都在上层阶级,写正史和写野史那个能够接触到。若正史的可信度为50%,那么野史就是0

谢谢邀请。

回答:

《竹书纪年》的确是先于《史记》成册,奈何在先秦时期便被湮灭,直至西晋才被重新发现,换句话说,真正面向大众的发表会晚于《史记》。

说道听途说有点贬义,学界一般叫口述史料,确实有部分是,但也不完全是。比如荆轲刺秦王的记载,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原来荆轲刺秦王时有个御医叫夏无且,他目睹了全过程并且用自己的医药箱砸了荆轲。夏无且有公孙季功、董生两个朋友,公孙季功、董生和太史公认识,所以就把这件事又转述太史公了。不过这个太史公从年龄看,应该是司马谈而非司马迁,所以《史记》本来也是父子共同作品。

《史记》应该属于汉朝官方的史观,而被发掘于战国魏王墓的《竹书纪年》的身份属于野史,说好听点是有待考证,难听点就是不予采纳为正史。

图片 14

主流和野史,当然是主流被供奉,野史被不屑。

至于口述史料可靠不可靠?这实际上不能一概而论。对于荆轲刺秦王事件,其实当时流传多种史料,比如《燕丹子》就比较玄幻,说乌鸦变白什么的。但太史公这里还是用了口述史料,相较而言,我们也认为此处口述史料明显优于文本史料。所以不管是口述史料还是文本史料,实际上都不能绝对断定可不可靠,而要结合其他证据和逻辑去分析判断。

理由很简单,《竹书纪年》是一部很颠覆的史册,尧舜禹汤的禅让与德政都被彻底抹煞,几乎用两个字形容:厚黑。

图片 15

儒家弟子们岂容这类的史观来挑战已由《史记》建立的史观系统,很快就再次湮没离散,直至宋代又一次被整理成册。

当然,有的口述史料肯定是不可靠的,比如说《赵世家》的赵氏孤儿,这些可能来源于太史公在赵地的民间采风。但尽管这些不是可靠的历史事实,却又是可靠的思想史史实,证明当时存在这样的传说故事。所以史料无绝对,关键在于我们如何鉴别和使用。

奈何宋代的儒学更是对其视如异端学说。

图片 16

这是《竹书纪年》的命运。

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至于司马迁编纂《史记》为何与《竹书纪年》大相径庭,目前还未有尘埃落定的考证。

回答:

但据我个人认为:

史记一部非常了不起的著作。史记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是一部才子书。司马迁不是一般的作者而是家传史官。他占有独到的资料。而且以其宫刑之后,几乎生不如死。只为完成使命。他写先秦多是有根有据的。虽然不向现今考古方法以实物验证。但是近代学者钱穆先生采用历史记载和现代发掘相互印证的方式,证明了史记先秦记载多是真实有据的。但另一方面,历史总是为政治服务的。后世官方对史记多次进行了删改,这不仅仅限于先秦时期,保留下司马迁原文是有限的。但我认为以司马迁的人格,他决不会杜撰。史记的字里行间,呕心沥血,深夜读之 仍然震撼心灵。每写到太史公赞,其心其意,深透骨髓。

第一,秦的焚书坑儒,之所以《竹书纪年》在西晋时代的战国魏王墓被发现,也就是说存于世面的现有书籍,特别是这类的各诸侯国的官方书籍全被秦始皇掌控,寻常百姓和贵族并没太多收藏,所以被集中大量毁掉是很容易的,因此在后世掘墓过程重新被发现属于正常现象;

回答:

附:秦焚书应该是有的,统一嘛,话语权掌控很需要,特别是各国的史观需要统一,书籍更是掌控话语权与解释权的重要渠道,因此司马迁在只能在众多只能依赖背诵和默记待日后复原的学者那里获得资料。

如果史记不可靠,那就没什么是可靠的了,至于“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说法,完全可以摒弃。

奈何这些学者理应会对厚黑二字重新修订,甚至是舍弃。

即使史记内容有偏差,也完全是因为文献材料没有现代那么丰富,两千多年前的人有录音吗?有影像吗?有考古吗?都没有,那么第一手资料肯定是先秦传下来古籍,其次就是民间传说,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第二,司马迁的资料来源还有部分是来自民间演义;

如果史记是道听途说,那么黄帝炎帝不也是道听途说?不知道到底是2000年后今天的人离历史真相更近还是2000年前的人离历史真相更近。

呵呵,这一点就不需要过多说明了,所谓演义和史实是有出入的,特别是道统和反道统的划分更是叫人有先入为主的观感,并且有美化与粉饰的嫌疑。

回答:

一家之言,仅供交流。

在古代,司马这个姓最早是来源于军事统领,但是后来逐渐变成了史官的姓。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就是史官,当时的史官,比现在的强多了,就是一定会秉笔直书,即使君王有过错,也会如实记录下来。

图片 17

但是,有人也提出了质疑,说《史记》里面有很多说法并不可信啊。其实司马迁在写史记的时候,看过很多宫廷的档案,包括很多汉朝还有,但现在已经亡佚了的材料。而且,司马迁这个人耳朵比较长,好打听事,老百姓的很多街谈巷议他也照样写进了书里面。比如最有名的就是秦始皇生父问题,从秦朝灭亡开始,很多人就说秦始皇的父亲是吕不韦,其目的就是以此否定秦朝的合法性,并抹黑秦始皇。图片 18

回答:

司马迁当然听到了这些故事,所以他就写进了《史记》里面。但是他并不是只写这一个,在另一个地方,他也写了秦始皇就是秦朝血脉的记录。

<竹书纪年>所产的年代为春秋时的晋、魏史官所作的:″编年史",年代较久。也就是说:″更自然的靠近古代历史",它的真实性就更可靠。其中还有,当时的儒家思想还没灌输到所有人,也包括编史者。所以在编辑时,不会受到任何思想的左右,因此可以实是求事保留原历史。

在中国古代,二十四史都是由皇帝本纪、列传、年表等构成,因此,阅读这些史书必须使用互见法,即阅读相关一段历史,既要看皇帝本纪,也要看相关人物的列传,然后对比,还原一个真实的事件。司马迁当然不知道后人会把这一阅读史书的传统丢掉,只找一条材料就轻易下结论。因此,司马迁也被很多人说成是胡说八道。

而司马迁的<史记>,远离更远的历史。有些只能靠:神话故事和传说来编辑,事实难以清楚。更主要的是,他所处的年代,儒家思想以被立为主导思想,司马迁不可能不被熏染。再加之自身对统治阶级的不满,也可能挾杂着一点:″以古论今"的个人思想。在各种因素的交织中,所编辑出来的<史记>难免与其它:如出土的竹简上说法不能统一。可能是带仇恨去写历史,因此有些涉嫌伪造。如<史记>中的秦法律,与出土的真正的秦法竹简大相径庭。

而且在司马迁之前,中国的历史和文学是不分的,不论是《春秋》还是《战国策》,里面都有很多不靠谱的故事,他们也没有现代人严谨科学的考证手段,因此,在这些史书里有很多传说也就在所难免了。

因此,<史记>中有很多不实之处,所以我更相信靠近历史的<竹书纪年>。虽然在它被发现后,也可能被后人篡改过,但它与<史记>相比,可靠性还是较大的。

回答:

<竹书纪年>,成书早于<史记>。被发现,晚于<史记﹥。但它记录的东西,与现今所考证的史实是相同的,所以<竹书纪年>还是很可靠的。

个人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可信。

回答:

第一,从古代史官的使命来看,史官就是认真如实地记录历史。有个故事,春秋战国时期有个姓崔(似乎叫崔纾?)的弑主,被史官记录,崔纾杀死史官,史官的弟弟再次如实记录,再次被杀,其弟弟再次待编辑,吃饭

《竹书纪年》虽然号称是春秋时期晋国的史官和战国时魏国史官所作的编年体通史,但其直到西晋时期才在盗墓中被发现在世间,也就是说,它真正的出现是在司马迁《史记》之后。虽然对先古的历史记载甚至比《史记》可能更早更详细,但和《史记》的内容大相径庭,而且有些荒诞。

回答:

更值得注意的是,《竹书纪年》在宋朝曾经再次失轶,据推测是《竹书纪年》相对于汉儒经典太异类了,冲破了当时以“程朱理学”为代表的儒家古代历史体系。理所当然地被宋儒视为异端邪说,必欲除之而后快。

“道听途说”是难免的,“瞎编乱造”则言重了。秦以后的史料尽管经过千余年的不断地补充,不断地考证,不断地有新的考古的发现;也难免还有存疑之处,何况许多内容乃是依据走四方的访问中得来的“故事”而写出的史记中的前秦部分?曾国藩曾经对他的儿子说:〈史记〉里的内容六成都是寓言,谁要是把它当作历史看,那就太没见识了。这个见解与本文作者的说法相同,看来此文作者的学识亦属上乘,只不过还是要有对前人的一些尊重吧。

直到元末明初乃至于明代中期,才又出现了《竹书纪年》的刻本,所以清代学者钱大昕等人指斥其为伪书,姚振宗《隋书经籍志考证》更推断为明代嘉靖年间天一阁主人范钦伪作。

所以,学界不能断定《竹书纪年》的成书真假,也就没有将其列为正规古籍史书,《竹书纪年》没有《左传》、《史记》、《资治通鉴》等历史典籍的地位,只能算“野史逸闻”!

回答:

谢谢邀请。对于《竹书纪年》这本史书我不是很了解。不过要是对于《史记》这本书来说,我们可以看看他的创作背景以及都参考了哪些资料。

作者司马迁是史官世家,他的父亲司马谈就是太史公,由于汉武帝封禅的时候没有能跟着去,因此忧愤而死,让自己的儿子司马迁来继承修史记的遗愿。
图片 19

司马迁早年曾到各地去游历,去实地调查有关历史遗迹,并且在父亲之后也被任命为史官,能够接触到国家珍藏的典藉。我们知道自汉朝建立后就在不断的收集文史资料,可见司马迁接触的文史资料应该不少。
图片 20

因此司马迁接触的资料有他们家祖辈流传的史料,有实地调查,还有国家典藏的文史资料,并且在《太史公自序》中他也提到,相比于孔子的《春秋》,他更注重实际的历史,叙述多于议论。

可见司马迁的《史记》可以称为一部信史。

回答:

《竹书纪年》不符合孔老二吹嘘的美好过去,儒家思想占据主导地位后,这本书无疑是异端邪说,儒生们欲除之而后快。从人性角度来说,人是自私的,没儒家吹嘘的那么高尚、完美;从历史现实中看,战国以来的所谓禅让无不是闹剧、祸端和虚伪的,也很符合 《竹书纪年》的一套。三皇五帝没有任何依据、证明,仅是传说,正史也好,野史也罢,都无所谓,仅从人性分析,我认为《竹书纪年》在这方面更可信。

回答:

谢谢邀请!

首先,所谓的“史记”和“竹书记年”都是后人定的名称,初始成书时,并不是这个名字;

第二,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竹书记年并没有流传于世,而是后世从墓葬中盗掘出来的;

第三,经过连年战乱,很多书籍已经遗失,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能够参考的书并不多,史记中的史料来源,有相当一部分是人们口口相传,司马迁整理的;

第四,后来的儒家为了便于学说的传播,将一些史实进行修改,以符合儒家理念。

回答:

历史是一面照妖镜,真假已经不重要了,历史属于胜利者,失败者没有能力撰写历史。重要的是后人怎样从中汲取教训,常人看字贤人读法智慧未来。即便是历史给予尧舜禹禅让的假象,谁说不是汉武帝令司马迁写下了大同社会的理想呢?如果是!经过了漫长的历史长河现在的社会正为全人类的理想努力着,后人不应该责备任何历史人物,只能从中学习明白中华文明的真谛――流传有序后继有人。

回答:

史学其实是非常严谨的学科,尽管都是湮灭于历史长河中的过去,但是一段历史的真实通常需要好几种书籍文献去佐证,史记之所以能够被评为研究汉前史学上最重要的文献,就是因为所记述的历史被很多文献或墓葬中考古发现所佐证,具有很高的可信度,就好像区块链的记录,大家不可能都错的一样。当然我们只能无限接近历史,史记中可能也有错误的记录,但是相比较下,它还是更加可信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瞎编乱造,司马子长编的

关键词: 新萄京娱乐场

又有如何人不予招安了,押司是个如何职位

后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思忖了:《水浒传》中宋三郎的“押司”是什么官职?感兴趣的同伙们快来看看吧! 问:呼保义...

详细>>

台儿庄区衙黑灯下火县官为什么会被作为是好官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时文彬为什么与宋江交好?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郓城知县时文彬是个好官吗 郓城县衙...

详细>>

只要杨过没断手能进五绝吗,多人何人实战更加

前不久趣历史笔者为大家带给杨过的悲壮掌威力如何?希望对你们能享有利于。 邓涵文、杨过、张无忌,分别是“射雕...

详细>>

不跟咱们协作征伐方腊,公孙胜清道人简要介绍

明日趣历史作者为我们带给公孙一清为啥不跟大家齐声征伐方腊?希望对你们能具有帮忙。 问:《水浒传》中的梁山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