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阅读风潮之下,关于碎片化阅读

日期:2019-05-25编辑作者:书评随笔

图片 1阅读书籍本是个古老的文化行为,可随着电子时代的到来,现在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阅读方式,并被称之为碎片化阅读。媒体对碎片化阅读的理解,通常是这样的:碎片化阅读指的是以手机、电子书、网络等电子终端为主要载体的零散式的阅读。“碎片化阅读”的特点,即阅读模式不完整、断断续续。随着这种阅读方式“普及率”越来越高,类似“碎片化阅读导致人们缺少思考”、“浅阅读盛行”等话题一再被提及。人们对电子书等数字资源的需求飞速增长,但对纸质图书和资源的需求始终存在,书籍、期刊等传统纸媒给人精神世界带来的享受与体验是无可替代的,碎片化阅读不可能完成深度阅读。可见,这种对以现代电子产品为阅读载体的理解,明显是带有贬斥的情感色彩,其中不乏一些偏见。而对这种阅读的优点,却是只字未提,比如从传统的精英阅读,到当下的扩为大众阅读,使阅读不仅仅是读书人的事情,也是每一个普通民众的习惯,以及使阅读更加便捷,还能充分利用零散时间,等等。首先,为什么要将这种阅读的新方式,称之为“碎片化阅读”?这种称谓的本身,就带有“阅读歧视”之嫌。怎么叫“不完整”,什么叫“断断续续”,能举个实例吗?莫非是由哪位作者将自己的一篇完整的文章,进行大卸八块,分别在不同时间、不同载体上加以发表?抑或是将四大名著类的大部头著作,拆解为几千个零散碎块来发表?为什么是“断断续续”的?是媒介的电源质量有毛病,核心技术不过关?其次,为什么“碎片化阅读导致人们缺少思考”,不阅读就不缺乏思考?为什么会“浅阅读盛行”,“不可能完成深度阅读”,难道有谁在禁止读者进行深度阅读吗?难道“居民”连阅读的自由也受限,不可以也做不到文章有多深就阅读多深吗?亦或是短小的散文、小说等,都是没有深度的垃圾货,只有读《红楼梦》、《资本论》类的大部头,才能有深度?其三,为什么要说“对纸质图书和资源的需求始终存在,书籍、期刊等传统纸媒给人精神世界带来的享受与体验是无可替代的”?难道是谁说要替代它们了吗?莫非各种现代饮料的诞生,目的就是要替代传统的白开水和茶水?这些说词,感觉就像是一个摆地摊的老摊主,突然面临新摆地摊的年轻竞争者时,发出的酸不拉叽的醋话,也就是抱怨的话,牢骚的话!时间在推进,社会在发展,新事物必将不断出现。即使是所谓的“碎片化阅读”,也总比不阅读要好。在一个民众文化落后的国度里,那些从来不读书不看报者来说,如今能进行碎片化阅读,从中获取他们喜闻乐见的奇闻异事、幽默段子等,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大标志。即使是那些专门阅读大部头专著书籍的学者,他们若能利用零散时间,搞一些“碎片化阅读”,也是能开阔视野,丰富知识面的。增加点绿叶,对红花是没有害处的。说短小的“碎片化阅读”,代替不了大部头的整体阅读;那么大部头的整体阅读,能替代“碎片化阅读”吗?读鲁迅、契科夫、莫泊桑、欧亨利等,替代不了读《红楼梦》和《追忆逝水年华》等,那么反过来就能替代阅读短篇大师们的作品?是不是只有阅读少则数十万字甚至是几百万字的大部头,才是整体的深入的阅读,否则的阅读就是碎浅的阅读?是不是只有写长篇大论的,才是整体化写作;而写短篇小文的,就是碎片化写作?也是,没有碎片化的写作,哪有碎片化的阅读!如此看来,不仅有阅读歧视,还有写作歧视!以此逻辑,以后零食也不能吃了,只能一日三餐吃顿儿饭,各种零食企业和商家都得关门。报刊杂志也不能看了,广播也不能听了,因为这都属于是“碎片化阅读”和“碎片化收听”。多一种阅读方式,总归是好事情。不会因为习惯了几千年封建专独体制下单一的阅读方式,对新时代核心价值观的民主自由的阅读方式,就无法适应了吧!如果不存在写作歧视,那就不应该有阅读歧视!写作就是写作,阅读就是阅读!原创: 月夜长风 草丛锋语

数字阅读风潮之下,如何让阅读“深起来” ?微信、微博等‘碎片化’工具不可能完成深度阅读,最多只能起到对经典广而告之的作用,却无法替代经典阅读本身” 。

阅读理解:

碎片化;经典;数字阅读;全民阅读;手机

近年来,通过手机、电子书、网络等工具进行的不完整的、断断续续的阅读逐渐盛行。不超过140字的微博、手机、平板电脑等掌上阅读成为时尚,这种阅读方式被称为碎片化阅读。

中新网北京3月15日电 近年来,以手机、电子书、网络等电子终端为主要载体的“碎片化阅读”颇受人们关注。“碎片化阅读”的特点即阅读模式不完整、断断续续。随着这种阅读方式“普及率”越来越高,类似“碎片化阅读导致人们缺少思考”、“浅阅读盛行”等话题一再被提及。日前公布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第二章第十一条亦提出,要“加强数字化阅读平台建设”,这也引起了人们对数字阅读的讨论。在数字化风潮之下,阅读的“深”与“浅”真的只能决然对立吗?

  不少人觉得碎片化阅读是“美丽”的。无论是天文地理还是娱乐八卦,无论是耳熟能详的经典名作还是冷门生僻的知识,都可以通过碎片化阅读迅速获取。同时,比起价格不菲的大部头的纸质书,它的阅读成本更低。

数字阅读风潮之下的“碎片化”

  也有人对此表示担忧。碎片化阅读带来海量信息的同时也导致了知识来源的随意性和不可考性。零碎的阅读根本无法让读者走进大部头书籍和主题严肃的文本,人们习惯于简单的口述和拼接后,就很难主动阅读,容易形成思维惰性,成为碎片化信息的奴隶。

在全国很多的大城市,一个场景越来越不鲜见:地铁里、公交上,许多人手里都捧着手机、电纸书或者平板电脑,或者在刷朋友圈、读公号文章,或者刷微博、读网络小说,阅读与旅途一样,变得行色匆匆。

  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碎片化阅读的“美丽”和“忧愁”是共生关系。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不管任何人,都要想办法去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否则便是这个世界上无根的流浪儿。要做到这一点,有效的方法便是深度阅读。

随着数字阅读的盛行, “移动文学”亦应运而生。顾名思义,就是使用手机客户端进行创作,随写随传,在与网友的互动中进行修改。这股风随即“刮”到出版界,一本本“豆瓣图书”、“微博图书”纷纷上市,内容大半是网络红人首先发表在网上的文章。

 1.什么是碎片化阅读?请用一句话概括。

2015年4月份,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8.0%,较2013年的57.8%上升了0.2个百分点,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58.1%,较2013年的50.1%上升了8.0个百分点,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8.6%,较2013年的76.7%上升了1.9个百分点。

2.对于“碎片化阅读”只有两种不同的观点分别是什么,持有这种观点的理由是什么?请你用简要的语言回答。(不超过80个字)

对于这份报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调查结果来看,数字化阅读与传统纸质阅读算是平分秋色,但数字化阅读略占上风且发展极为迅速。

3.阅读上述材料,判断下列说法是否正确,对的打“√”,错的打“×”。

“指尖阅读”与“埋首经典”的矛盾

(1)碎片化阅读是少于140字的掌上阅读。(  )

其实,所谓“碎片化阅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新生事物,传统意义上的报纸和期刊阅读,也可以归入此类。徐升国说, 碎片化阅读,主要指的是对类似微博、手机这种短的内容,或者长的内容被拆散后,通过零碎时间进行阅读的一种方式。此外,还包括网上的一些“百科”、“知道”等。

(2) 在生活中,我们都习惯于通过手机,电子书,网络等工具进行阅读,所以不需要深度阅读。(  )

很长一段时间内,图书都是阅读所指的不二对象。数字化派生了“指尖阅读”,对人们的阅读时间、阅读内容、阅读形式均产生了较大冲击,同时呈现出显著的娱乐化、碎片化和社交化现象,使阅读的定义逐渐重新改写。

(3)想要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深度阅读。(  )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阅读变得‘深’起来”成为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与“浅阅读”相对,深度阅读通常意味着对书籍、期刊等纸媒的阅读,以及伴随的深入思考等等。而碎片化阅读趋势不断发展,不可避免的占用了人们原本用来埋首经典的时间。

(4)碎片化阅读受到人们的欢迎,是因为他带来有用与可靠的海量信息,而且阅读成本低。()

但这二者真的决然对立吗?在北京王府井书店,一位读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些碎片化的信息、文章确实挤占了不少阅读时间,“这些东西也很难说有多少思想或深度,真的要提升人文内涵还是得回去读经典。我认为一个比较可行的方式就是将微博、微信这种东西转化为读经典的载体”。

4.面对担忧,你打算怎样避免碎片化阅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浅阅读”时代的“深思考”

【答案】

近几年,国家、社会对全民阅读的重视显而易见:“北京阅读季”着重推广阅读,“倡导全民阅读”三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就在2月底,《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公布,面向全社会征集建议。“碎片化阅读”如何实现由浅到深的转化,也成为人们的一个关注点。

1.通过手机、电子书、网络等工具进行的不完整的、断断续续的阅读。

在徐升国眼中,微信阅读其实可以成为全民阅读的有力推手。他分析了这类社交化阅读的态势:以自媒体的形式发布、读者自传播的方式流传。只是,这个“推手”算不得完美,“它们在内容深度、系统性方面仍然存在不足,并不能完全取代深度的纸质阅读”。

2.(1)碎片化阅读是“美丽”的,因为它让人们迅速地获得海量信息,而且阅读成本低。

“我们可以顺应读者阅读方式的变化,将‘深阅读’与‘浅阅读’有机结合,平衡发展,这才是我们当下面临的一大挑战。”徐升国认为,关键在于,要研究如何使阅读内容能以碎片化的方式,为读者提供有价值有营养的内容,以适应城市节奏,“比如把一部长篇小说切分成数个部分,以‘碎片’的形式给大家阅读,最终也是有效的阅读内容”。

(2)碎片化阅读是“忧愁”的,因为它可能导致知识来源的随意性与不可考性,形成思维惰性。

不过,胡野秋觉得,碎片化阅读始终不可能完成真正的经典阅读,“经典是一个整体,不可切割。只有用整体时间‘交换’整体内容。微信、微博等‘碎片化’工具不可能完成深度阅读,最多只能起到对经典广而告之的作用,却无法替代经典阅读本身”。

3.(1)×   (2)×(3)√(4)×

4.①里面知识来源的随意性和副科考性。②走进大部头书籍和主题严肃的文本。③主动阅读。④避免思维惰性。(一共四个要点,答对三个要点就给分)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阅读风潮之下,关于碎片化阅读

关键词: 新萄京娱乐场

掌权时见大连狼,倚天屠龙记人物之詹春

苏习之 《倚天屠龙记》人物,詹春的朋友,本来只是误见何太冲演震天铁掌,结果被其下令追杀,也误中詹春的毒,...

详细>>

金英豪返政大,Louis Cha获加州圣地亚哥分校大学

英豪Louis Cha在教授麦大维眼下,是不安等待口试结果的学员。记者胡圣堤/摄影一如笔下的杨过、令狐冲,Louis Cha年...

详细>>

书评随笔倚天屠龙记人物之妙风使,倚天屠龙记

辉月使 妙风使 便在此时,忽听得身后传来两下玎玎异声,三个人疾奔而至。张无忌一瞥之下,只见那三人都身穿宽大...

详细>>

倚天屠龙记人物之圆心,倚天屠龙记人物之圆音

圆业 圆音 圆心 书中描述 右臂那僧人缓缓的道:“贫僧圆音,那是本身师弟圆业。”张翠山倒垂钩笔,拱手道:“原...

详细>>